文艺 相关文献 1736700篇

  柳丝长,桃叶小   

<正>10.裁缝寄远道上次青译送我一个她自己用毛线织的坐垫,引得室友一阵羡慕。这次又邮寄的什么呢?为什么非让我在小满这天去取?我脑中闪着关于小满这个节气的一些记忆,“《伤寒杂病论》说,‘初气始于大寒,二气始于春分,三气始于小满’,主气是少阳相火,客气是厥阴风木,属风属火……农谚又说,... [详细]
《参花(中)》2022年10期

  杨柳   

<正>一悉尼的夏季,雨说来就来了,脚步匆匆且沉重,砸在地上噼里啪啦的。杨斌紧走几步,躲进亭子里。蓝花楹树下,落了一地的浪漫。片刻工夫,雨便停了,一艘轮船驶过,落日和晚霞在海里扭起了秧歌。杨斌动了诗情,他想起唐代白居易的《暮江吟》: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 [详细]
《参花(中)》2022年10期

  老叶的天空   

<正>老叶的生活很平凡,但这一天,注定有点儿不寻常。早晨六点半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老叶的额头咚的一声撞到了上床的脚梯,人一下子清醒了。他顾不得揉,赶紧靸上凉拖,扭头查看睡在上床的老婆小娟:多亏还在梦中,否则又要大声抱怨。老叶边嘀咕,边伸手为侧身睡在下床的儿子掖紧被子。小家伙今年八岁... [详细]
《参花(中)》2022年10期

  花先生   

<正>花先生不姓花,花是他的身份。至于先生的称谓是个什么来头,大致有这么几种原因,首先是人们对他的调侃耍笑,当地人叫作“毛腻”。再就是花先生说话爱咬文嚼字、引经据典,什么“克己复礼”啦,“温故知新”啦,在村里人听来,是又酸又臭又好笑,往往要借机挖苦他一番:你还真把自己当个先生了?起... [详细]
《参花(中)》2022年10期

  原来你也在这里   

<正>一艾雪溪同学的成绩本来很好的,自上学以来,拿奖状拿到手软。半年一个学期,一个学期拿到一张奖状,艾雪溪从来没有错过。在他家的屋子里面,有一面墙上贴的全部都是他的奖状。有客人来访,都惊叹不已:这孩子一步步的成长,是真让这些做家长的羡慕嫉妒啊。 [详细]
《参花(中)》2022年10期

  致敬伊通河   

<正>与众多城市中的大江大河相比,家乡的那条伊通河也许籍籍无名。然而,作为“母亲河”,它在长春人心中,毋庸置疑是无可替代的。一乐山乐水,依水而居,在这点上,今人和古人的态度是一致的。“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公元七一一年,诗人孟浩然接受故友的邀请,刚走进“田家”,便被那里的景色迷... [详细]
《参花(中)》2022年10期

  五棵榆树旁的小镇   

<正>认识五棵树小镇,是从几粒酱帽型的糖块开始的。那年,七岁的我跟随卖自家蜂蜜的继父去五公里以外的小镇赶集。为了奖励我,继父一狠心,给我买了几粒能驱虫的糖。从此,小镇的甜就牢牢地抓紧了我的心。如今,每每想起小镇里那些旅店、发廊、酒肆门前高挂的,比酒后的人脸还红的灯笼,我就认定,故乡... [详细]
《参花(中)》2022年10期

  回家过年   

<正>腊月十三,回娘家的第二天。“二云啊,赶紧起来吃饭吧,你大姐、老妹马上到家了,别让你姐夫、妹夫堵被窝儿。”娘在厨房里扯着嗓门喊。裹牡丹图案的陈旧棉被,据炕头热被窝儿里的我,拍拍自己微微张开的嘴唇,打了几个哈欠。真的,许久没有睡过这般香甜、舒服了。因旅途劳顿,周身疲惫酸痛的我,语... [详细]
《参花(中)》2022年10期

  呼伦贝尔,自由的洗礼   

<正>一我是一个在江南出生与长大的人,从小看到的风景,便是烟雨蒙蒙的小桥流水,抑或是委婉哀愁的青砖黛瓦,而对于开阔的北国风光,我只在书中读到过,但心中一直存在着一种向往,对于那块广漠的土地的向往。选择去呼伦贝尔,也是缘起于儿时读到的《敕勒歌》中的一句诗:“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 [详细]
《参花(中)》2022年10期

  父亲的芒种(外一篇)   

<正>六月,万木葱茏,芒种牵着小满的手风风火火奔跑而来。清晨,父亲扛起锄头,迎着热情的阳光走向田间,开始了一个夏天的故事。我扛着锄头跟在父亲身后,问:“爹,日历上的芒种写错字了吧?说得也不对啊,这时候已经种完地了,还忙着种啥呢?”父亲哈哈地笑着说:“芒种的意思是有芒的麦子快收,有芒... [详细]
《参花(中)》2022年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