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啄木鸟》2021年第08期 作者:方培;
选择字号

我要为他画张像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青年法医张东川心中有个执念。这执念,原本是爷爷的,在爷爷给他讲了太爷爷的故事后,就变成了太爷爷的。东川的执念是,一定要为他的太爷爷、革命烈士张厚义画像留影。多年前的一个夏夜,凉风习习,稻香蛙鸣。爷爷张传贤在小院的葡萄藤下,就着酽茶,娓娓道出一段尘封许久的往事。爷爷是乡村教师,讲起故事来特别有感染力和画面感,一下子就把东川带回到从前……1930年春天,十七岁的张厚义来到安徽烈山煤矿税务所当学徒。之前,他曾在亲戚开设的私塾求学三(本文共计3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啄木鸟杂志2021年第08期
啄木鸟
主办:群众出版社
出版:啄木鸟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北京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