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音乐爱好者》2013年第03期 作者:张奕明;
选择字号

古典音乐雅俗之辩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话说从小读历史教科书读到语言或者歌唱的产生,其结论总是会扯到劳动上去。这虽不能说是扯淡,但说其是片面的定义,总该不过分。语言的产生,为什么不能出于谈情说爱之需要?歌唱的产生,为什么不能出于叫床之需要?是的,劳动很重要,没有劳动,种族难以延续。可"开辟鸿蒙,谁为情种"?没有谈情说爱,没有叫床,种族又何以能延续?君不见,我国南方少数民族的火把节、泼水节等等,(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音乐爱好者杂志2013年第03期
音乐爱好者
主办:上海音乐出版社有限公司
出版:音乐爱好者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上海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