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月读》2020年第11期 作者:钟岳文;
选择字号

《读通鉴论》选读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路温舒之言缓刑,不如郑昌之言定律也。宣帝下宽大之诏,而言刑者益淆,上有以召之也。律令繁,而狱吏得所缘饰以文其滥,虽天子日清问之,而民固受罔以死。律之设也多门,于彼于此而皆可坐,意为重轻,贿为出入,坚执其一说而固不可夺。于是吏与有司争法,有司与廷尉争法,廷尉与天子争法,辨莫能折,威莫能制也。巧而强者持之,天子虽明,廷尉虽慎,卒无以胜一狱吏之奸,而脱无辜于阱。即令遣使岁省而钦恤之,抑惟大凶巨猾因缘请属以逃于法,于贫弱之冤民亡益也。唯如郑昌之说,斩然定律而不可移,则一人制之于上,而酷与贿之弊绝于四海,此昌之说所以为万世祥刑之经也。(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月读杂志2020年第11期
月读
主办:中华书局有限公司
出版:月读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北京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