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校园文学》2020年第24期 作者:晓角;
选择字号

扶贫家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那栋危了多年的房子,总算塌了。我爸说我生下来一个月后才第一次回家,来到这座老房子。它可真大啊,正屋、堂屋,还有一间住着放羊的大伯。喊一声似乎都"空空"有声,我整个童年都活在它的肚子里。我的村子很小,被包在大山中,只有几户人家,没有草原,没有骏马。村中大部分是危房,而我们家是最危的。三间黄土房,一个小院子,为数不多的一点砖用来垒了个门亭。房子黑洞洞,小块的玻璃碎了几块,都是父亲和母亲打架时砸碎的。那时候父亲总是赌气睡在地上,他是个穷农民。屋子里连地上都只有碎砖,我跪在炕上大哭,房顶是那么低,外公当年来给吊的那张塑料布如农村孩子的肚皮一样的脏,尘土虫子般掉下来,天罗地网,扑向我。(本文共计3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中国校园文学杂志2020年第24期
中国校园文学
主办:中国作家出版集团
出版:中国校园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旬刊
出版地:北京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