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民周刊》2016年第44期 作者:曾念群;
选择字号

我们都被墙角里的圈圈套住了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盛先生有两朵花儿,一朵是苗华,一朵是棉花,前者是他昔日承诺要迎娶的恋人,后者不过是个小保姆。已然老年痴呆的盛先生唯一清醒的事,就是对苗华的惦念,而且还把棉花当作苗华,钻了棉花的被窝。我所看到的"棉花"的故事是这样开始的:一眼望不到边的棉花地被切割成了两半,一个女人走在中间那条道路上,拉着行李,背着孩子,还有一条狗或快或慢地追随。大多人把这画面解读成:棉花终于有了孩子,不再依靠男人,回到了故乡,找到了归属感,故事完满结束。可是,这个名叫棉花的女人,(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新民周刊杂志2016年第44期
新民周刊
主办:上海报业集团
出版:新民周刊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周刊
出版地:上海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