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民周刊》2013年第12期 作者:王安祈;
选择字号

从《三个人儿两盏灯》到《烟锁宫楼》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我心目中的昆剧曲文最动人处,不只是文采,不仅是格律,而是"意象、内省"。耐人寻味的昆剧曲文,能潜入意识底层,勾出自己都说不清的心底幽情。这样的笔法,超越"抒情",更像是心绪的流淌,心曲的喃喃自诉。在上昆新编昆剧《烟锁宫楼》于上海首演之前,不禁回想起20年前台湾与昆曲"金风玉露一相逢"的那一刻。1992年底上昆来台盛大演出,那是两岸交流后第一支大陆表演团队来台的大型售票公演。上昆以"登台第一团"身份精锐尽出,国父纪念馆和国艺中心两地交替,前者是大唐盛世《长生殿》,后者化身《烂(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新民周刊杂志2013年第12期
新民周刊
主办:上海报业集团
出版:新民周刊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周刊
出版地:上海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