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当代修辞学》1992年第04期 作者:蒲人;
选择字号

丰富语汇和变化句式——从上海地区青少年某些流行词语说起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近年来,有几个词儿特别受到上海地区某些青少年的青睐,这就是"瞎"、"穷"、"嗲"等。凡是应该用"很"、"非常"等程度副词来描述的,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概换上"瞎"、"穷"或"嗲"字。如把"很香"叫作"瞎(穷)香",很硬叫作"瞎"(穷)硬"、"很甜"叫作"瞎"(穷)甜"、"很响"叫作"瞎(穷)响","很亮"叫作"瞎(穷)亮"等等。"很好"则被说成"瞎嗲"。不少语言工作者对此非常感慨。一位来自北京的语言学家风趣地说:"睁眼瞎"、"穷山沟",都是应该永远和我们这个时代绝缘的,怎能让它们成天出现在青少年的嘴里呢?"无独有偶。北京地区的有些青少年爱用"盖了"来代替"很好",所有这些用法,都表现了词汇的贫乏。其实不仅用"瞎"、"穷"、"嗲"这类词来修饰、形容、限制事物,使人生厌,如果全用"很"字来替换它们,也同样显得单调。作家艾芜曾经在《民众口头言语的特点》一文中说,在人民大众的口语中,描述起事物来,是"很少以‘很’来兼职的。""如香得很,叫‘烹香’,臭得很,叫‘滂臭’(臭读如仇),黄得很,叫"焦黄’,……红得很,叫‘绯红’,白得很,叫‘雪白’。很硬,称做‘梆硬......(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当代修辞学杂志1992年第04期
当代修辞学
主办:复旦大学
出版:当代修辞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双月
出版地:上海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