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当代修辞学》1992年第04期 作者:瑞源;
选择字号

论重复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重复是一种极为常见、包罗甚广的现象。并非所有的重复都能产生喜剧性。在鲁迅的《野草·秋夜》的开篇,第一句是: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这里的重复,并不是为了制造一种谐趣,而是借对同类事物(枣树)的分说,表现了作者的观察过程(目光缓缓地由"一株"转向"另一株"),表达了这同类的枣树给作者的一种彼此分隔、彼此孤立、孤寂的感受,从而为全文中所深深浸染的一种孤独寂寞的情绪拨动了前奏。然而,当重复如柏格森所说:"将行动和事件安排得使我们产生一个幻象,认为那是生活,同时又使我们分明感觉到那是一个机械结构时,这样的安排便是滑稽的,"这一种重复便是幽默艺术的基本技巧之一。作为幽默艺术的重复既表现在某种情景上,又表现在某种语言表达上。(本文共计3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当代修辞学杂志1992年第04期
当代修辞学
主办:复旦大学
出版:当代修辞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双月
出版地:上海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