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7年第11期 作者:谷崎润一郎;
选择字号

较之浅显明丽,我更喜欢沉郁黯淡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听说纸这东西是中国人发明的。对于西洋纸,我们只当作实用品,此外没有任何感触,然而一看到中国纸和日本纸的肌理,立即会感到温馨舒畅。同样是洁白,而西洋纸的白不同于奉书纸和白唐纸的白。西洋纸的肌理有反光的情趣,奉书纸和白唐纸的肌理柔和细密,犹如初雪霏微,将光线含吮其中,手感柔软,折叠无声,如同触摸树叶,娴静而温润。我们一旦见到闪闪发光的东西就心神不安。西洋人的餐具多为银制、钢制和(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视野杂志2017年第11期
视野
主办:兰州大学;兰州大学资产经营有限公司
出版:视野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半月
出版地:甘肃省兰州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