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世界科学》2020年第02期 作者:思羽;杰里米·绍尔;
选择字号

船长的头皮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在信息互联和大数据给我们的日常生活带来极大便利的同时,对于隐私的担忧也令人不由地担心。假若更进一步,记录我们信息的装置从手机和电脑变成大脑植入物,会发生什么呢?在我被囚禁的第289天,他们过来见我。我的脑袋不断悸动,感觉像塞满了金属纤维,但是当哈格里夫船长和博莎拘留官为我的牢房开锁时,我还是在脸上挤出微笑。我的手臂、双脚、手腕、腰部、胸部、大腿和脖子都被绑在支架上,一套厚厚的(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世界科学杂志2020年第02期
世界科学
主办:上海市科学学研究所等
出版:世界科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上海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