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上海文学》2004年第04期 作者:陈昌平;
选择字号

小流氓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我懂事早,我从来就不跟比我小的孩子一起玩。不知为什么,我们的胡同改名了,原先叫泡崖子胡同,现在叫向阳街道了。向阳街道是泥土路面,所以我们街道最多的就是泥土了。除了泥土之外,第二多的就是小屁孩儿了。这些小屁孩儿穿着开裆裤,露着粉嘟嘟的屁股蛋儿,流着亮晶晶的鼻涕甚至胸前别着小手绢,他们最大的幸福和乐趣就是整天蹲在地上,东一撮西一撮地摔泥炮、打玻璃球和看蚂蚁搬家……其实我比这些小屁孩儿大不了几个月,但是我懂事早,我既不穿开档裤也不别小手绢,而且我从来也不跟他们玩。我有我的向往,我向往的是我们街道的另一拨人。这一拨人的头头就是大军。大军长得比同龄人又高又大。而且粗眉大眼,大手大脚。一年到头,他几乎都是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旧军装,脚下是一双带着红边儿的白色高帮回力鞋。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本文共计11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上海文学杂志2004年第04期
上海文学
主办:上海市作家协会
出版:上海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上海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