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上海文学》2004年第04期 作者:李红旗;
选择字号

捏了一把汗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明天就要立冬了,我的玉米秆子还在地里直愣愣地竖着,风一吹,就会哗啦哗啦响。田野一望无际,假如站在我那片玉米秆子之外去看的话。站在我的地里,只能看见死掉的玉米。我现在一下子就看到了整片田野,四面八方都是。甚至可以望见田野之外的另一片田野。田野并不真的是一望无际的,但却总让人想到一望无际或者别的什么形容这些大东西的话。(本文共计5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上海文学杂志2004年第04期
上海文学
主办:上海市作家协会
出版:上海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上海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