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上海文学》1993年第04期 作者:刘纳;
选择字号

高贵的天鹅和冷凝的玫瑰——读西川诗的感想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我至今相信黑格尔对艺术精神的界说:“只有在它和宗教与哲学处在同一境界,成为认识和表现神圣性、人类的最深刻的旨趣以及心灵的最深广的真理的一种方式和手段时,艺术才算尽了它的最高职责。”在今天的中国,当文学受到社会务实态度的无孔不入的挤压,当游戏性广泛渗透于作家的创作活动,当调侃和揶揄成功披盖文学的最常见的调子,当以琐屑平庸的日常体(本文共计4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上海文学杂志1993年第04期
上海文学
主办:上海市作家协会
出版:上海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上海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