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上海文学》1989年第06期 作者:田中禾;
选择字号

明天的太阳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那时候,爸爸就像眼前这样坐在破沙发里,佝着腰。一只胳膊担在膝上,另一只平伸。爸爸从来不撑着下巴发呆,也不叹气。偶尔咳两声,清脆,响亮,听不到痰涎。他脸前总摆着一个很大的茶缸,右手边是两三个热水瓶。他就这样整晌整晌坐着。过一阵,摸起水瓶向缸内添水。有时候,把半截半截的烟在烟灰缸底上按灭,使劲搓着。他从不站起来踱步,两个膝盖很整齐地并着,小腿肚显出练过武功的弹性,轻轻地随着脚跟磕动,目光坚定有力地瞪着对面的墙壁。到了半下午,就站起来,掸净身上的烟灰,穿上皮鞋,顺手从鞋盒里拉出一截黑黑的破布在鞋上荡一遍,提起菜篮走出去。爸爸的菜篮总是很满,篮系张得很开,咧咧歪(本文共计19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上海文学杂志1989年第06期
上海文学
主办:上海市作家协会
出版:上海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上海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