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上海文学》1986年第02期 作者:赵长天;
选择字号

深山里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险途手心出汗了。刻着木纹的手柄也变得滑腻腻的。左手握弹夹,铁弹夹温温的,不再冰凉。准星依然牢牢地焊在缺口上。眼睛痠了,他闭上两秒钟,又睁开,几颗金星跳过,又不见了,缺口里依然是白白的那蓬毛。他叹口气,把枪放下。“是野羊呀,肯定是野羊!”胖子睁开左眼,腮帮子依然贴着枪护木。(本文共计6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上海文学杂志1986年第02期
上海文学
主办:上海市作家协会
出版:上海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上海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