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科学技术哲学研究》2020年第02期 作者:陈吉胜;
选择字号

名称作为严格指示词可以有涵义吗?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断定作为严格指示词的名称无涵义,可能的原因有两方面:一是直接指称理论与严格指示词理论之间复杂而混乱的关系,二是克里普克反描述主义的基本立场。通过澄清历史与理论的误解并深入剖析克里普克意义理论框架表明,从上述两方面的原因并不能得出名称无涵义的结论。其实,克里普克对名称的描述理论反对并不彻底,名称作为严格指示词,是可以有涵义的。(本文共计6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科学技术哲学研究杂志2020年第02期
科学技术哲学研究
主办:山西省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山西大学
出版:科学技术哲学研究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双月
出版地:山西省太原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