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家庭中医药》2018年第02期 作者:郑玉超;
选择字号

饮药往事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小时候,我身体不好,父亲从老中医那里抓了不少中药。起初,我对浓烈刺鼻的中药反应强烈,能少喝就少喝。父亲千骗万哄加吓唬,我捏着鼻子分好几次喝光了它,直犯恶心。有一次,我端过药后,却趁父亲不注意偷偷倒掉了大半碗药。然后,大造声势,"咕咚咕咚"喝了剩下的残药。爷爷看着空碗,"咦"了一声,很惊讶:"现在听话了,转眼就喝光了。"他疼爱地抚摸着我的头,表扬我。我见这种方法很(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家庭中医药杂志2018年第02期
家庭中医药
主办:中国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
出版:家庭中医药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北京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