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黄河.黄土.黄种人》2018年第17期 作者:张君燕;
选择字号

一辈子的客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六岁之前,我没有回过家。准确地说,我没有回过那个有父母在的、被称之为"家"的地方。我出生在那个重男轻女的时代,而且很不幸,我是家里的第二个女孩。所以一生下来,我就从出生的地方直接被抱到了姑妈家,甚至没有来得及看亲生父母一眼,没有到本应该属于我的家待一秒。此后,我就在姑妈家住了下来,但并没有叫姑妈为"妈妈"——父母觉得我是他们的骨肉,他们没有打算抛弃我,想等到条件合适的时候接我回去。也许他们觉得这很情深义重,甚至是一种恩赐,但在我看来这个决定却是导致我整个童年都不快乐的原因。(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黄河.黄土.黄种人杂志2018年第17期
黄河.黄土.黄种人
主办: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
出版:黄河.黄土.黄种人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半月
出版地:河南省郑州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