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法律与生活》1997年第02期 作者:徐刚
选择字号

告别:智慧的痛苦——世纪末寄语之一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时光就要到了,20世纪,我们很快就要告别。告别的时候会想起时光不再,此时此刻用来生活、创造的时间过去之后,便不复再来,它只能作为历史而存在着,留给你的是额头的皱折,头顶的白霜,是生离死别。 但,时光之箭永远向前运动。 一天又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倘若告别的时刻你心有所动,忧郁并且感伤,甚至希望时光倒流,眷恋历史,那便是生命的痛苦。因为我们终于再一次由自身验证了:泥浆不会重新变成砾石,不可能再度回到已经崩塌的高峰上;同时,人们又能借助回忆站在历史的制高点上,感觉现实的喧嚣与浮躁,让痛苦生出智慧来。(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法律与生活杂志1997年第02期
法律与生活
主办:法律出版社
出版:法律与生活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半月
出版地:北京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