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大自然》1996年第01期 作者:虞以新;
选择字号

蟋蟀益害的评说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天生万物各有其道,何益、何害也各有其准绳。以蟋蟀而言,早自《诗经》、《尔雅》、文人诗、赋,及至《本草纲目》,今人著述中颂贬兼有。仅以其声而论,有说是哀怨倾诉,又有比作如琴似笛的奏鸣,这不过是那些文人借物寄情,各抒已怀而已。至于益害,古人未究其详,直至清朝,达官贵人及富家子弟们都争(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大自然杂志1996年第01期
大自然
主办:中国自然科学博物馆协会;北京自然博物馆;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
出版:大自然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双月
出版地:北京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