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东岳论丛》2020年第03期 作者:张蕴艳;
选择字号

《故事新编》手稿中的进化观与柏格森创化论的关系——以《补天》为中心的探讨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故事新编》手稿中白话改文言、或手稿本与初刊本文言白话混用等现象,某种程度上印证并补充了诸多学者对其文学作品中进化观矛盾性的讨论。以《补天》为例,首先柏格森"创造进化论"在其中实处于核心的位置;其次,正是鲁迅在对"未来"观念上的不明确与柏格森创造进化论对"未来"的确定的盼望不一致,导致鲁迅未能在此文中一以贯之地运用柏格森创化论的视角;再次,鲁迅对进化论与创化论带有怀疑的复杂态度,并未引他走向彻底放弃进化论与创化论的立场。把进化论归诸殖民问题,或归诸革命与政治语境下的带有意识形态色彩的发展进步论,有失笼统。而借手稿文本来勘探,可以更精确地定位并描述其谱系来源、发展及属性特征,分辨其中的能动性与主体性问题。(本文共计9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东岳论丛杂志2020年第03期
东岳论丛
主办:山东社会科学院
出版:东岳论丛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山东省济南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