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雕塑》2001年第03期 作者:
选择字号

阿巴卡诺维兹随笔摘录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关于群体 我曾经生活在一个集体仇恨集体信仰的年代,万人崇拜的首领原来却是一个杀人狂。群体的意象正如受制的无头躯体,总在我心头盘绕。我怀疑在人类的躯壳深处,本能和情感与理智相比总占上风,尽管我们对此毫无意识。七十年代,我开始用粗麻布做成无头人体外壳,然后浇铸青铜,雕像数量逐年增加,或坐或站、甚至超过一千,它们已经形成了持续焦虑的一个符号(1997)。所有的人,包括我自己,都必须经历自己的人生路程。在我意识到这一点之前,我参观过科学实验室和解剖室,观察过蚊虫,走过亚利桑那的沙漠,与保罗·索罗里谈过社会(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雕塑杂志2001年第03期
雕塑
主办:中国工艺美术学会
出版:雕塑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双月
出版地:北京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