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大理文化》2020年第08期 作者:高正达;
选择字号

唱给母亲的歌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一深夜,接到母亲病危的电话,我知道母亲已经走了,只是弟弟担心我一人在外,身旁没个人陪伴,给我个缓冲而已。如果只是病危,弟弟是不会在深夜给我打电话的。我心里没有父亲去世时天塌下来的那种悲切,因为母亲不必再忍受生活不能自理的煎熬,应该是一种解脱。之前,母亲就对我说过,天堂没有痛苦,心里多少也就有一丝坦然。但是,儿女是母亲身上掉下的肉,骨肉分离,我最敬爱的亲人离我而去,怎(本文共计7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大理文化杂志2020年第08期
大理文化
主办:大理白族自治州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出版:大理文化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大理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