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当代矿工》1996年第07期 作者:陈素玲
选择字号

调房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房管科那条不成文的规定让惠无奈地住上了楼房的最高层——六楼。只因当时她刚结婚,两口人。 身体纤弱的她,每天在没有电梯的六层楼爬上爬下,着实吃力。再加上新楼设施不完备,她吃尽了上下楼提水的苦头。六层诸多的不便,让惠满腹怨气。 一晃几年过去了,早已是三口之家的惠,眼看着当初和她同住六层的人家一个接一个地往下调,她想,也该轮到我家了吧。天真的惠一天天耐心地等待着,当无数次的希望都化为泡影后,住在六层的只剩下她一家了。她慌忙托熟人去打探消息,才知有关方面并未把她家列入调房的计划之内。接受了朋友的指点,惠同老实的丈夫,极难为情地拎着东西,给房管科(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当代矿工杂志1996年第07期
当代矿工
主办:中国煤炭学会
出版:当代矿工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北京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