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边疆文学》2016年第12期 作者:欧阳炽玉;
选择字号

从开始到结束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让我想想,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呢?那日凌晨,死亡就像深秋一根停落着乌鸦的枯枝,散发着腐败与灰暗的味道,弥漫了整个病房,腐蚀着病房里的那些爱着他的人,比如我母亲,比如我。我木然地望着还残留着温暖的尸体,脑海中先是一片空白,接着一股又一股酸涩的浪潮涌入,意识恢复了:死了,死了。谁死了?我的外公死了。心里这样想着,嘴里却说不出一句话,就像仰头猛饮一口烈酒入喉,整个喉咙都是灼热感与疼痛。人去了,接下来便是葬礼,我是直系亲属,毫无疑问应该帮助(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边疆文学杂志2016年第12期
边疆文学
主办:云南省作家协会
出版:边疆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