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边疆文学》2016年第12期 作者:苏轼冰;
选择字号

过去的记忆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那时的乡村,最盼望的消息就是放电影了。只要一听到要放电影了,不管是谁最先传出的,不管是在什么地方放,也不管消息是真是假,只要一有消息就会像一阵风似的传遍全村。消息的来源有时是学校的老师,有时是到公社开会、办事的大队干部、购销点售货员,更多的则是下乡收猪的公社食品组干部。反正一听到消息,村里的人就早早地吃了饭,有时是来不及吃饭就带着火把跑,结果有真的,也有落空的,但白跑的时候大家也不生气,一路讲着、笑着,议论下一场电影的时间,盼望那一场电影的到来。那时候,最荣耀的人是看电影最多的人,最愉快的话题也是与看电影有关。(本文共计8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边疆文学杂志2016年第12期
边疆文学
主办:云南省作家协会
出版:边疆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