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边疆文学》2016年第12期 作者:郝炜华;
选择字号

水棠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孟溪亭患病的消息很快传到陈醉的耳里。陈醉听了心下一愣,满屋子的茶叶芬芳立即变了味。不久前,他还与孟溪亭一起下棋。他泡了一壶600元一两的金俊眉,孟溪亭直说茶水的颜色好看。"好看得就像,就像艳丽的花朵……"孟溪亭喜欢读书,尤其喜爱唐宋诗词,遇到心动的事物张口就吟诗词。初遇陈醉时,孟溪亭直说两人有缘,因为"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他叫孟溪亭,陈醉叫陈醉,有"溪亭"有"沉醉",不是有缘又是什么?陈醉不知道孟溪亭吟的这首词,他是福建人,15岁辍学来到这座北方城市,跟着老乡贩卖茶叶,十几年时光下来,除了记得《元曲三百首》中的句子,其它诗词一概不知。可是听了孟溪亭吟诗,陈醉依然非常喜欢。(本文共计17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边疆文学杂志2016年第12期
边疆文学
主办:云南省作家协会
出版:边疆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