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边疆文学》2016年第12期 作者:吕翼;
选择字号

尾绞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江水哗啦啦响,阿枝在水里挣扎了两下,却没有坠底,原因是她身体已经浮肿,加之穿的新娘装蓬松宽大,特别是那条筒裙,在水里增加了浮力。当年阿枝穿上它时,把觉布给迷住了,觉布想看她,居然将整个身子都钻在里面。阿枝沉不了水,便撑了两下,举起头来说:你,你把我按下水里呀!这话像是锥子往觉布心里杀了进去,觉布哪里肯按!觉布伸出的橹片试图将她挑起。阿枝落不下去,又起不来,呛了两口水,她发现觉布内心的软弱,生气了:你给我个快性啊!我难过得很了!觉布闭上眼睛,握橹片的手,一点力气也没有。阿枝还在往上浮。觉布说:这样吧,我去岸边搬那块石头来,你抱住它,就坠底了。(本文共计23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边疆文学杂志2016年第12期
边疆文学
主办:云南省作家协会
出版:边疆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