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边疆文学》2016年第08期 作者:吕金华;
选择字号

黑发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穆兰说出这句话,心里突然一下子清明起来,一辈子的苦难总算有了个交代。回到屋里。刮几个洋芋,暮色就四面合围拢来。没想到几十年了,龚玥又回来一趟,这么珠光宝气的,年轻时可没自己漂亮。还带来麦凯德的信。没想到麦凯德一辈子没结婚,还记挂自己,想想都好笑。只是迪子和穆云没讯息,卢化没讯息。也没么子打紧,自己在这里等着,也不定等得到么子讯息,但得等,等到么时候就等到么时候,不管么样的日子,太阳总是东升西落,月亮总是圆了又缺,没边没际的。这样想着,看看天上,满天星星眨巴着眼睛,想到明天不管是晴是雨,都得把穆迈坟上的草打理一下了。这孩子,坟头上的青草一年四季黝黑黝黑的,又厚又密,和他妈一样,一脑壳的黑头发。(本文共计23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边疆文学杂志2016年第08期
边疆文学
主办:云南省作家协会
出版:边疆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