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边疆文学》2003年第10期 作者:何元超;
选择字号

过山雨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1头像裂了缝一般的疼,我伸了双手使劲按压太阳穴,疼痛仍一下一下敲打进脑的深处。昨夜又喝多了。懒懒地躺在床上,目光在周围的墙上睃巡着,脑海里也成了一片空白,就这么完了?偌大一个厂,几百号工人,就都这么完了?日你妈。我吐了口浓浓的浊气,扯开嗓子骂出声来,声音在墙壁上弹回来打在脸上,让我觉出一阵阵惬意的疼,多少年没骂了,心中憋得真慌。骂过了才想起来,今天是要去找阿强的。忙忙慌慌地穿了衣服出门,却见屋外的天空低得就要压住了眉头,天空的云层厚重得像冬天用的棉被,又有一场雨了。该死的天。我无奈地望着天空,心里泛起一阵阵的(本文共计7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边疆文学杂志2003年第10期
边疆文学
主办:云南省作家协会
出版:边疆文学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云南省昆明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