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啄木鸟》2017年第03期 作者:阿成;
选择字号

隐蔽前行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远处雾绕的山峦上,太阳就像个小瓷碗儿,正努力地迸发着淡红色的光。几个人凭借漂浮在灌木丛中的乳白色晨雾,猫腰前行来到了二道河。二道河的河面上被一层厚厚的灰色雾霭覆盖着。这片河滩是最容易被对方发现的一片开阔地。通常,这样的晨雾只有半小时的时间,之后就会迅速地散去。他们三个人必须借助着这片晨雾的掩护快速过河。他们心里都明白,如果耽误了时间,他们就会像三个傻瓜似的暴露在对方的视线之内。 趟水过河的时候,布库说,党啊,亲爱的党啊,这河水可真暖和呀,像泡温泉哪。姜局,真想让这山水河再宽一点儿,咱们好在水里多走一会儿。 负责在前面领路的老李说,孩子,其实河水也刺骨,只是没有刚才咱们过灌木丛中的晨露凉。你是鄂伦春人,鄂伦春人不是有这样的一句话吗?“群狗如狼,晨露似冰”啊。 在后面负责断后的老姜抬头看了看天说,妈的,马上就要下雨啦。 四月份是大兴安岭最妖艳的季节,下面一层,是一片粉红色的达子香,中间一层,是白桦林和樟子松,上头,就是远处峰峦叠嶂的山峦,它们还戴着雪帽子呢。 俯瞰下去,这三个穿着迷彩服的“小人儿”,每个人挎着一个半自动,各背着一个警用双肩背,腰上都配......(本文共计1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