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大众电影》1998年第07期作者:盖丽丽
选择字号

我的军校

<正> 累极了,我一下子瘫伏在床上,立刻就有一种艰难的舒畅像电流一样划过全身,这时候我总会下意识地将眼前的这点累与舞蹈学院学习时的苦相比较,很快,我的嘴角就会挂上一丝嘲笑,因为比较之下.躺在床上的我无异于一个懦夫。 时间虽然过去了许多年,但那在黑蒙蒙的清晨,裹着绒衣绒裤跑步的日子,总是那么难忘。 乍一考上北京舞蹈学院,我看不见妈妈眼中的担心,听不着亲戚朋友对舞蹈这门残酷艺术的可怕形容,心里只装着两个字——向往。我急切地向往看一看北京的天安门是个啥样子,急切地向往身着飘 (本文共计1页)......[继续阅读本文]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