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杂文选刊》2019年第02期 作者:陈苏云;
选择字号

追悼会上有笑声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在华人传统思维里,死亡意味着生命的毁灭与终结,随之而来的是对死亡的恐惧和追悼会上的哀伤。我在国内医院工作十几年间,看到病人病愈出院,便会发自内心的喜悦;看到病亡者家属痛哭,也忍不住伤感和哀叹。年复一年,我那颗鲜活敏感的心渐渐被轮替的喜乐和悲伤折磨得疲惫,黯淡起来,蒙上了混沌不清的膜,让我常陷于思考"生与死"的怪圈。移居加拿大后,那一年8月,我们收到居住于卡尔加里市干妈的电邮,得知在华人传统思维里,死亡意味着生命的毁灭与终结,随之而来的是对死亡的恐惧和追悼会上的哀伤。我在国内医院工作十几年间,看到病人病愈出院,便会发自内心的喜悦;看到病亡者家属痛哭,也忍不住伤感和哀叹。年复一年,我那颗鲜活敏感的心渐渐被轮替的喜乐和悲伤折磨得疲惫,黯淡起来,蒙上了混沌不清的膜,让我常陷于思考"生与死"的怪圈。移居加拿大后,那一年8月,我们收到居住于卡尔加里市干妈的电邮,得知她的丈夫去世了。尽管他已经八十九岁,并患骨癌一年,可是,他多年来如同父亲般对我的关怀,让我不愿意接受他去世的现实。我们一家穿着素装,驱车三百多公里,赶去参加老人的追悼会。车窗外夏景如画,收音机播放出美......(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杂文选刊杂志2019年第02期
杂文选刊
主办:吉林人民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吉林省杂文选刊杂志社有限责任公司
出版:杂文选刊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吉林省长春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