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作家》2014年第12期 作者:吴山倩文;
选择字号

通往意义之路——艾米莉·狄金森的超验式写作与现代性反抗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建立在语言符号系统之上的象征性秩序形成之前,自我曾是艺术本源的一部分,那由无限指向自由意志的符号所构成的初始艺术。象征性秩序实现自我意识的社会性存在,却限制了心理的本源艺术性。现代作家在生活或阅读的某个场景遇见艺术的"罗格斯",一个画面或文字式的意义符号,与自然的瞬时交流唤起本源性记忆,从而感知到隐藏着神秘快乐的模糊意义,一种"愉悦的启示"。为使其重现,或置身其中,作家便开始在语言与风格的自然中用隐喻构筑"作家的现实"。为挣脱旧有秩序的存在性束缚而创造的"他者"又因无从摆脱的"存在阴影"最终成为作品末尾的一个死亡隐喻。然而,正如狄金森在她一生寻求"愉悦的启示"的写作昭示的那样,追逐与阐释意义的文学行为本身实现了自我超验的审美体验,挣脱束缚的艺术创造物因指向通往艺术本源的可能性而预示着某种未来的高级秩序。(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作家杂志2014年第12期
作家
主办:吉林省作家协会
出版:作家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吉林省长春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