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作家》2000年第02期 作者:莫言;
选择字号

我的大学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上大学的梦想,从60年代初期我的大哥考入华东师范大学时就开始萌发。当时,在我们乡下,别说是大学生本人,就是大学生的家人,也受到格外的尊敬,当然也不乏嫉恨。我在自家的院子里,常常听到胡同里有人议论:“别看这家房子破,可是出过大学生的!”偶尔还听到有人压低了嗓门议论:“这家是老中农,竟然出了一个大学生!”有一年寒假,大哥回家探亲,趁他睡着时,我把他的校徽偷偷地摘下来,戴在自己胸前,跑到街上,向小伙伴们炫耀。小伙伴们讽刺我:“是你哥上大学,又不是你上,烧包什么?”那时我就暗下决心,长大了一定要考上大学,做一个大学生。但随着阶级斗争的呼声越来越高,惟出身论搞得越来越凶,我的大学梦也越来越渺茫。到了文化大革命爆发,大学停止了招生,我的大学梦就彻底地破灭了。不但大学梦破灭,连上中学的权利也因为家庭出身中农而被剥夺了。按照当时的政策,中农的孩子是可以念中学的,国家要剥夺的是地、富、反、坏、右的后代受教育的权利,但实际上(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作家杂志2000年第02期
作家
主办:吉林省作家协会
出版:作家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吉林省长春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