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知识就是力量》2017年第12期 作者:史军;子鵺坊;
选择字号

帝王花:从非洲海角走出的花卉新贵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不得不说,人类是充满好奇心的动物。通常来说,用帝王花制作的花束我们关注的事情要么离自己很远,比如说几十亿光年外恒星对撞激荡起的引力波;要么离自己很近,比如存在于我们细胞中的DNA。至于我们身边的绿萝、吊兰和冬青,以及米饭、空气和面条,反而是少有人关注了。所谓习以为常,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这种情况也发生在新娘的手捧花上—传统的芍药、月季、康乃馨变成宋慧乔手中的日本铃兰。只是日本铃兰的出场机会确实比较少,而真正在婚礼手捧花中撑台面的就要数帝王花了。这种远看像牡丹、近看像莲花的硕大花卉在鲜切花领域大放异彩,成为新的主角。我时常在想,在动物和植物的世界中,是不是也有习以为常的厌倦感?那些努力伸展花瓣的植物,那些努力吮吸花蜜的昆虫,又是如何面对身边的动物和植物的?在它们的生命中,究竟是稳定重要,还是新奇更为出彩呢?偏居一隅的帝王花针垫花的雌蕊根根直立对绝大多数中国朋友来说,帝王花仍然是陌生的花卉,因为这种植物的老家离我们中国太远了。帝王花是山龙眼科帝王花属的成员,而山龙眼科家族成员的集中分布区在澳大利亚和非洲南部,帝王花属的植物更是偏居一隅,所有成员几乎都蜷缩在南非......(本文共计4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