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知识就是力量》2016年第11期 作者:李辅贵;飞飞;
选择字号

喜马拉雅山的塌陷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1这里是中国的公元2063年。一所私立大学—京清大学。 京清大学硬件、软件相当坚实雄厚,其国际排名与日本的早稻田,美国的哈佛、斯坦福不相上下。 下午6时许,马迪夫和他的学生孙朗、陈开从实验室出来了。“实验室”三个字可能不确切,因为他们从事实验的地方很大,应该叫“工厂”,起码应该叫“所”,但大家都叫“实验室”,权且还是叫实验室吧。 马迪夫58岁,身高1.65米。穿一件式样过时的夹克。已经开始谢顶。鼻梁上的眼镜架得很低,好像随时有掉下去的危险。孙朗、陈开当然是帅哥型的,并排走着,都比马迪夫高。比较起来,孙朗白净,陈开黝黑。 师生三人都沉浸在兴奋之中。他们的研究课题有了突破性进展。 “小小雅山塌陷了!”马迪夫挥舞着拳头。 “老师,不是小小雅山,是小小雅山模型,而且还是室内模型。”陈开纠正。 “差不多。小小雅山和小小雅山模型差不多。”孙朗调和。 “不。小小雅山和小小雅山模型差很远。”马迪夫自我纠正。 他们要塌陷的小小雅山是一座真正的山,实实在在的山。目前还只处于模型阶段。实验的模型都要分两步走,先室内模型,再室外模型。现在只是室内模型。 孙朗再......(本文共计6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