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啄木鸟》2019年第06期 作者:石钟山;
选择字号

小说的境界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曾经有一位批评家说过,一流小说写感情,二流小说写哲学,三流小说写故事。这句话,我看到了便记住了,不知对不对,但我觉得小说是复杂的,否则就不是文学了。课本上说,文学即人学。这没错,因为我们在写人。在大约二十来年的时间里,拉拉杂杂地写过十几遍关于警察题材的小说。一提起警察就和案件联系了起来,也就敏感了起来。因为在影视题材上,涉案题材是有限制的。小说境况要好很多。警察是个职业,就像军人一样。作为文学创(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啄木鸟杂志2019年第06期
啄木鸟
主办:群众出版社
出版:啄木鸟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北京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