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啄木鸟》2017年第02期 作者:晓音;
选择字号

恶毒护士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看到二姑居然自己开车来火车站接我,还真让我吓了一跳。要知道,她今年六十五了,是不是到了禁止驾车的年龄我不太清楚,但是,从火车站到老家的路况我是知道的,对任何司机都是一种考验。一路惊险不断,我被时不时的急刹车和急转弯弄得晕头转向,二姑一边开车还一边抱怨,不是抱怨路况,而是抱怨她的姐姐,也就是我大姑。这对姐妹是一辈子的对头。从小,她俩除了争吵,就是用各种恶作剧捉弄对方。可是,姐妹俩又谁也离不开谁,分开时间长了,总要想办法凑到一起。一旦见面,又是无休止的吵闹和各种让我等小辈都目瞪口呆的搞怪,比如往对方喝的普洱茶里放一勺酱油或者煞有介事地和外人说起姐夫或妹夫的各种艳遇(我想,最苦恼的应该是两位姑夫吧)。两位姑夫去世后,她们干脆住到了一起——大姑继承了爷爷的老宅,在那里一边互相照顾,一边继续争吵。不过现在,二姑只剩下了抱怨,因为大姑昨天去世了。我有点儿遗憾地意识到,今后二姑再也没有吵架的对手了,她会觉得寂寞吗?我这次回来,一是为了大姑的丧事,二是听律师宣读遗嘱。二姑的抱怨就与大姑的遗嘱有关。目前我们还不知道遗嘱的内容,但二姑怀疑,大姑会把她的大部分财产——甚至包括爷......(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啄木鸟杂志2017年第02期
啄木鸟
主办:群众出版社
出版:啄木鸟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北京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