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啄木鸟》2017年第02期 作者:张镭;
选择字号

路过黄粱梦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人生如梦。这说法过于老庄。梦有美、噩两种梦境,人生难道也是这样两种人生?美梦就真的美?噩梦就真的噩?如果梦是“反”的,那人生也是“反的”?人生的这个“反”,大约是:我们总对自己的人生有诸多美好的期待,可结局却与那期待南辕北辙。梦是不是人生,人生是不是梦,我以为,这是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值得探讨。一2016年11月4日,我去北方出差,路过一个小镇时,我被小镇的名字惊呆了:黄粱梦镇。天呐!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那个黄粱美梦的地方?没错,被世人喻为天下第一梦的黄粱美梦,就发生于此。邯郸是出典故的地方。但所有的典故加在一起,似乎都不及黄粱美梦。可惜,我们对它的理解太浅尝辄止了。不妨重温一下这个故事—— 青年卢生,旅途经过邯郸,住进一家客店。道人吕洞宾也在这里下榻。卢生同吕洞宾谈话之间,连连怨叹:“人生在世,应该建树功名,享受荣华富贵。可我,生不逢时,苦不得志。”卢生感叹道:“年年邯郸道,岁岁吃黄沙;空有满腹才,却无报国门。”吕洞宾笑了笑,从囊中取出一方青瓷枕,对卢生道:“你枕着这个方枕,可以如愿以偿。”此时店家刚开始煮黄粱,在烧饭的袅袅炊烟中,卢生渐入梦境。梦果真是个......(本文共计4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啄木鸟杂志2017年第02期
啄木鸟
主办:群众出版社
出版:啄木鸟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北京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