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啄木鸟》2014年第04期 作者:陈绍龙;
选择字号

仰视一副肩(外一篇)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嗨哟!嗨哟!"扁担弹起的瞬间,我们来给你唱支歌吧。只是一支,只有极短的词:"嗨哟!嗨哟!"号子在响。号子在排解挑稻汉子肩头沉重的压力。当承载着近两百斤的稻把把担子再次下压的时候,当扁担再次弯曲的时候,肩与脚一道,已前行了一步。号子,楔子一样打在扁担弹起与弯曲的缝隙里。"嗨哟!嗨哟!"雨。雨把号子淋湿了。雨把地淋湿了。湿地不好走。挑稻把的汉子找不到号子的节奏,稻把像是一对睡熟的孩子,不欢快,不跳舞,不雀跃。他们走得极慢,稻子压在肩上,肩上的肌肉凹下去两寸,地下的湿泥陷下去半尺!(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啄木鸟杂志2014年第04期
啄木鸟
主办:群众出版社
出版:啄木鸟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北京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