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啄木鸟》2014年第04期 作者:安晓斯;
选择字号

亲爱的土地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麻根叔躺在床上睡不着,一会儿开灯,一会儿关灯。麻根婶就烦了。整夜整夜不睡,哗哗啦啦地不知道在写啥,费多少电。这月电费你去缴,不要向我要钱。话没说完,就将床头的靠枕扔到了地上。女人的话,麻根叔向来不听。只安静了那么一小会儿,又是一会儿开灯,一会儿关灯。麻根婶就不说话了。这老头子,心事太重,不熬出个病灾来,他不心松。自从与儿子们分了地种,麻根叔的体力活儿是轻松多了,可心事却重了不少。三年前,两个儿子都劝麻根叔把自家的四亩责任田,流转给沁水湾的老金专业合作社种植。麻根叔说,为啥?为啥?我种了一辈子地我的自己会种。你们的不愿种你们就流转吧。两个儿子无奈了,就和麻根叔分了地。(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啄木鸟杂志2014年第04期
啄木鸟
主办:群众出版社
出版:啄木鸟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北京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