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浙江学刊》2019年第03期 作者:佟德志;程香丽;
选择字号

基于协商场所的西方协商系统要素研究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协商可以发生在多种场所之中,如结构化的论坛和非正式的公共领域。各个场所的协商在协商的类型和质量上存在着差异,但协商系统是一个连续统一体,这些不同场所的协商都可视为协商系统的构成要素。根据史蒂芬·艾斯特的代际观点,以协商民主的流变为线索,逐次分析国家机构、特设论坛和公共领域的协商。第一代协商理论家主要关注国家机构协商,尤其是立法机关和法院。第三代协商理论家将协商参与范围扩大到国家机构之外,主要关注特设论坛协商,尤其是微型公众。第四代协商理论家延续哈贝马斯的宏观协商传统,主要关注大规模的公共领域协商和协商系统。协商系统着眼于构思和推动大规模民主协商,它将协商理解为发生在多重、多样但部分重叠的空间中的交往活动,并强调这些空间之间的相互联系。从协商场所的角度研究协商系统的构成要素,并未分析各个协商场所之间的的相互联系,拟在协商系统结构中进行研究。(本文共计1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本文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浙江学刊杂志2019年第03期
浙江学刊
主办:浙江省社会科学院
出版:浙江学刊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双月
出版地:浙江省杭州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