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政治与法律》2017年第12期 作者:李建星;
选择字号

不安抗辩权与预期违约的完全区分论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我国《合同法》第69条与第94条第2项规定了两个互相独立的解除权。为免解释的疑惑,我国民法典合同法编应删除我国《合同法》第68条第1款第2项。在具体案型中,后给付义务人拒绝履行,则先给付义务人行使同时履行抗辩权,不存在不安抗辩权与预期违约的适用冲突问题;如发生预期履行不能,先给付义务人可立即行使预期违约解除权;如丧失履行能力高度确定,并构成根本违约,先给付义务人可因预期违约直接解除,其他情形下先给付义务人均须待后给付义务人合理期间届满未提供担保时,才可依据我国《合同法》第69条解除合同。(本文共计13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本文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政治与法律杂志2017年第12期
政治与法律
主办: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
出版:政治与法律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上海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