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语文教学通讯》1984年第02期 作者:赵璧;
选择字号

两条古文注释的商榷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刘禹锡《陋室铭》“可以调素琴”一句中的“素琴”,课本编者注曰:“不加装饰的琴”。我们认为此注犯了以一般对待特殊的错误。谁也不否认在通常情况下,“素琴”作不加“装饰的琴”解,是没有问题的。但在刘禹锡的《陋室铭》中,应补注一句“此处作无(?)琴解”为宜。把“可以调素琴”中的“素琴”理解为“无(?)琴”有根据吗?符曰;有。梁·萧统《陶渊明传》云:“渊明(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本文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语文教学通讯杂志1984年第02期
语文教学通讯
主办:山西师范大学
出版:语文教学通讯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旬刊
出版地:山西省临汾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