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饮食科学》2017年第09期 作者:殷艳丽;
选择字号

奶奶煮的茶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有些滋味,它也许是从林间的坐在花格窗下,仔细的挑女。奶奶就像一部经典,里面逶迤而来,轻轻地蔓延到你的拣着药材,然后逐一放在纱罗的每一个标点符号,都富有内鼻翼,或许匍匐于水面之上,里,轻轻筛选,捣药,配药,涵,奶奶的人生,平平淡淡,在一个有风的黄昏,唤醒你终日的忙碌让她全身都散发着更像一杯清茶,每每回味,总有些慵懒的思绪。只要有一些奇异的芳香,如果是林黛玉在有余香。风,只要风还有记忆,这些浸世,恐怕也会自叹不如。奶奶奶奶煮得一手好茶,无论怎沁到灵魂深处的味道,就会一从小聪颖过人,能背诵几百味样清贫的日子,居室里总是茶香丝丝一缕缕,在你不经意间,中草药的药性,并有一颗慈悲萦绕。常常记得午后的阳光从西散发出来。之心,常跟随太爷爷去给人看窗透入屋内,能看到微小的尘埃我不知该用怎样的笔墨去病,也会扎旱针,竟然是半个在光线中徘徊,一缕缕茶香随着还原奶奶的少女时代。她纤纤医生。当时有歌谣流传,山东静尘在室内蔓延,奶奶坐在小炭细手,翠袖罗衫,正神情娴静有个田老玉,田老玉家的好闺炉旁边,戴着老花镜,做着针线 活,炭炉上煮着枣茶,红红的大个柔弱的我从生之困蹇中解救出具枣,还......(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