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饮食科学》2017年第09期 作者:于国源;
选择字号

馕的前世今生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馕,辞海解释说,这个词来过节和办喜事的时候吃,还有辽阔的新疆,从南到北,从东到自波斯语,是面包的意思。而被叫作“阿盘地”“吐阿奇”西,不论城市、乡村,只要有人实际上这个词早已进入人们的一类的小馕,这些可以算是一居住的地方,就有人做馕、吃日常生活之中,成为新疆各族种压缩干粮,便于外出人员携馕,也有人卖馕。人民融会贯通的一例。烤馕的带。还有人想改改口味,会用馕产生在干旱少雨的西历史是遥远的,在吐鲁番那斯玉米面做“忆苦馕”,或者专部,也显示了居住于此的人的塔那古墓群里出土的文物中,为小孩子做些甜馕什么的。智慧,它主要是含水少,不怕有件珍贵的东西,那就是馕的在新疆,我多次见过维吾尔发霉变质,易保存。对农民来碎片,这说明馕的存在至少有妇女烤馕的情景,一群女人围说,下地时把它揣在怀里,只一千二百多年的历史了。着馕炕边说边笑边打馕,小孩要有水,泡泡就能吃;对出远新疆的馕,从外表看和内地子们有的在一边玩耍,有的拉门的维吾尔人来说,最重要的人经常食用的饼差不多,做起着他们的衣裙,简直就是一幅东西,除了钱之外,那就是一来也不复杂:用发好的面加少活的民族风情画!居住在现代摞摞的......(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