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饮食科学》2017年第09期 作者:余显斌;
选择字号

娘和她的草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那儿有一条水,沿着河道蜿蜒。那儿有一间一间房子,在公路的右边,沿着山根一字形排开,可并不工整,随着山势或前或后,或高或低,都笼着一片绿荫,并在绿荫里露出一角屋脊,或者一片粉墙。那儿,是我的老家。那儿的地,一片片在路边延伸着,一直延伸向山垭处。过了山垭,河道拐一个弯,又是一片烟树,拢着一个村子,村名黄店,就不是我们村了。我们村叫塔元。今天,坐在窗下写到故乡,写到塔元,眼前出现的总是炊烟,是孩子们的欢笑声,还有夕阳小路,当然,还有田里的庄稼。1麦苗小村庄稼里最普遍的是小麦。我们那儿是山里,山却不陡,被土坎或树林分割着一块块的地,都不大。最大的地块也就一亩左右。我家就有这样两块地,连在一起,在一个叫阴坡湾的地方,那儿当然是阴坡,拢着一弯田土。地边是一片树,树粗合抱,叶如卵形,结的书子儿一到秋天炸开四瓣,如梅花一般。后来,在周作人散文中发现,这就是乌桕树。故乡不是水乡,怎么能长乌 桕呢?来。娘将牛工带到地里,架上而且,这乌桕是怎么移植来犁,然后忙着回家,开始做的?饭。这一切,现在的村人都不犁铧插入地下,牛收拢起肩知道了,随着山村老人慢慢减拉动着犁,一块块冒着热气......(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