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饮食科学》2017年第09期 作者:安东;
选择字号

爱喝酒的“寡言君子”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梅贻琦生性不爱说话,被称为颇有兴味。“寡言君子”。可一旦讲话,又往往有一次在重庆一心饭店吃饭,妙语连珠,最著名是那句“所谓大饭菜不佳,但渝酒好喝,他后来写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道“:慢饮闲谈颇以为快。”满足之之谓也”,至今被教育工作者奉为感,读之扑面。相反,若是酒不好圭臬。陈寅恪赞誉道“:假使一个喝,或是酒没有喝好,菜肴丰盛,他政府的法令,可以和梅先生说话那亦有遗憾。日记中经常可以看到样严谨,那样少,那个政府就是最这样的记录——“冯柳漪太太做理想的。”饭,菜甚适口,惜主人不善饮,备酒人一旦寡言,便会让人觉得稍少耳”,或“有好酒,但惜善饮者严肃、刻板。梅贻琦之子梅祖彦不多耳”,或“午饭菜肴亦好,惟酒回忆父亲时曾说:“先父在外表不佳”,又或“晚黄仁霖请客,菜颇上给人印象严肃拘谨,非对熟人好,惜无酒耳”。不苟言笑,实际上他对生活仍是梅贻琦酒品甚佳,李济曾著文充满热情的。例如他喜欢喝酒,说道“:梅先生在宴会中饮酒总保酒量很大……”持着静穆的态度,我见过他醉过,这倒是真的。梅贻琦酒名远但从没见他闹过酒,这种‘不及乱’播,朋友甚至称其为“酒圣”。1947的态度......(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